涂赢天下-涂料资源整合平台,欢迎您!

广东涂料还能飞吗?将挑战不可能!

4月12日消息,首艘国产航母近日施工甲板新涂层,完工面积已近总量一半。

引言:4月12日消息,首艘国产航母近日施工甲板新涂层,完工面积已近总量一半。国产航母究竟能否亮相人民海军建军70周年纪念活动尚需官方确认。但无论怎样,我们都希望中国第一艘国产航母能用上中国人自己的船舶涂料,跟随航母的脚步屹立于世界之巅。

涂赢天下记者讯:我们知道,涂料主要市场份额集中在建筑、汽车、船舶、家具等行业,主要功能是防护与装饰,跟随这些行业的发展而发展,是这些行业的配套供应产品。

据相关协会透露,2018年中国涂料行业1336家规上企业产量达1759.79万吨,同比增长5.9%年,全国规模以上企业涂料产量累计839.49万吨,同比增长了0.6%。其中累计产量排在前三名依旧是广东、上海和江苏三省。

涂赢天下观察到,广东省作为涂料大省,连续多年位居全国涂料产量第一。其产业主体以民营企业为根基,改革开放40年来,为中国民营涂料的扬帆起航起到了不可替代的作用。近几十年的发展,广东涂料形成了以下特点:

1、数量与规模的差距之痛

2018年广东省境内涂料企业达到2000家以上,累积销售收入672亿。从规模上看,被收纳统计的中国涂料100强企业中,广东以22家入围占数量第一,累积销售收入200亿排名第二。而上海市以21家入围占数量第二,累积销售收入730亿雄踞第一。数据表明,广东省虽然企业数量众多,企业平均产值却不高。在规模企业的高质量发展上,已远远落后于长三角地区。

2、广东涂料产业两艘“航母”尚能饭否?

在广东,有顺德这样的中国涂料之乡,也有中山这样的“真石漆之乡”。有嘉宝莉、科顺、美涂士、这样的建筑涂料知名品牌,也有展辰、大宝、巴德士这样的家具漆领航者。历经几十年的发展,广东拥有这“建筑涂料航母”(含墙面、防水、地坪等涂料产品)、“家具漆航母”(含家具、玩具等涂料产品)这两大板块的优势市场地位。但我们也要清醒的看到,随着建筑涂料品种的推陈出新,福建、浙江、上海、江苏一带,以外墙仿石涂料、一体化保温板、砂浆粉体、艺术涂装等品种的迅速发展,对广东建筑涂料形成有力挑战。而油改水环保压力下的变革,全国各地UV、水性漆、粉末、涂装共享工厂等进入如火如荼的推进阶段,亦对广东传统PU、PE、NC等优势家具漆造成了很大冲击。形势已表明,广东涂料产业这两艘几十年的“老航母”亟待转型升级,以适应新时代的发展需求。

3、工业涂料明显薄弱

工业涂料包含了汽车、船舶、集装箱、机械设备、风电、航空、钢构等工业涂装用料领域。据协会统计数据透露,2018年工业涂料产量仅392万吨,但产值高达700亿元,平均价格17.9元/公斤;而建筑装饰涂料产量438万吨,产值仅387亿元,平均价格为8.8元/公斤。这说明,高附加值的涂料产品集中在工业涂料领域,同时,工业涂料由于技术壁垒的原因,主要市场份额掌握在PPG、宣伟、中远关西、佐敦、阿克苏诺贝尔、立邦等外资企业手中。而在广东,工业涂料领域能获得一席之地的企业屈指可数,不管是国企还是民企,在这个领域,广东尚未有足够话语权。没有话语权就没有市场,没有市场就没有将来,因此,在未来的布局中,工业涂料的发展影响着广东涂料大省的地位。

我们都看过“挑战不可能”这个知名节目,突破人类的极限,是这个节目的精华所在。那么,广东涂料再次升级,需挑战两个不可能!

1、谁能给自己重新定位?

广东的经济能有今天,离不开广东商人不怕吃苦,敢于人先的精神。换句话说,没有了这种精神,广东的企业将难以延续过去的辉煌。但很遗憾的是,随着生活的富足已经实现,这种精神与当今的广东涂料渐行渐远。随着市场形势变化,以前顺风顺水的生意变得十分艰难,尤其是新市场、新产品、新营销与以往的企业运营经验格格不入,传统企业几乎没有吸收和消化能力。互联网、金融、智能、大数据、便捷服务等理念被嗤之以鼻,一律被冠以“忽悠”之名。这些年,广东涂料企业发迹之后,一是身娇体贵怕吃苦了,二是摊子大了,包袱重了而不敢为人先,导致对环境的改变和机遇的敏感性大大降低。本质上就是信心上缺失,决心上犹豫,十五年以上的广东涂料企业,试问有几家能专注涂料,持续年年在涂料产业增加投入超过2位数比例的?看不起,不愿做,做不了,三样负能量导致广东涂料企业普遍不强不大。改变现有固化思维,再次发扬吃苦、创先精神,此为挑战不可能之一。

2、工业涂料这盘棋,谁来出先手?

广东涂料产业未来的增长点,一个是建筑涂料和家具漆的转型升级,绿色高质量发展是主线思路。另一个是工业涂料领域。推进工业涂料行业的发展,引进更多工业涂料投资项目,打造工业涂料完善的技术研发、制造基地、应用技术、人才聚集等产业链一条龙的大型总部,形成辐射中国和亚洲、甚至世界的工业涂料王国,将成为广东涂料第一大省再次升级的重要举措。

然而,没有政府的推动,工业涂料的宏伟蓝图将遥遥无期。目前,广东涂料相关的国、省、地各级别化工园区只有25个,是江苏省的一半不到。在中国涂料之乡——顺德,甚至连一个像样的涂料化工园区都没有。前些日子发生的响水事故,一连串反应到各个省份,“一刀切”举措再次被引发。大面积关停化工园区和企业,实质上是一种无奈的懦弱表现。谈“化”色变,意味着着没有土地供给,没有政策支持,没有人才吸引力,没有金融资金介入。单靠企业想一想,协会喊一喊不能成为实现梦想的前提,否则再有前景的产业,都必然被束之高阁。因此,广东工业涂料的梦想,首先要得到当局的认可和支持,此为挑战不可能之二,然有诗云:

千娇百媚有新娘,

家门不修引豺狼。

任由他人睡暖床,

我自黯然躺地凉。


分页导航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赞 (0) 收藏

评论

  • 昵称 (必填)
  •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