涂赢天下-涂料资源整合平台,欢迎您!

涂料企业“扎堆”逃离新三板,为啥?

从近两年挂牌减缓、摘牌加速的情况来看,或许在企业内心,新三板早已不再是最好的归宿。

8月16日,天邦涂料以一则公告的形式向外界宣布撤离新三板。该公告显示,天邦涂料股票自2019年8月19日起终止在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挂牌。换言之,天邦涂料的新三板生涯就此画上句号。


据悉,全称为“江阴市天邦涂料股份有限公司”的天邦涂料于2005年成立,是一家集涂料产品的研究、开发、生产、应用为一体的高科技企业。它是江阴市低碳产业17家重点骨干企业之一,并被列入江阴风电装备产业基地中小型骨干企业名单。


而天邦涂料登陆新三板则在四年前。2015年1月5日,天邦涂料在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中心举办了挂牌敲钟仪式,由此正式踏足资本市场。


无独有偶,吉人高新也于8月5日发布公告称,公司股票自2019年8月6日起终止在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挂牌。


吉人高新于2014年11月挂牌新三板,至今已有将近5年的时间。2016年7月,吉人高新曾因申请在上交所主板上市而暂停转让,在排队一年多之后的主动撤回IPO申请,旋即恢复转让。此次摘牌未知是否与吉人高新再次发起IPO进程有关,目前未见有关其冲击IPO的信息出现。


此外,在此之前还有其他涂料企业也已选择从新三板摘牌。


新三板已不再如当初那般炙手可热,而这不仅对涂料行业如此,其它行业亦不例外。据东方财富Choice的统计数据显示,今年以来已经有1083家新三板公司摘牌,突破1000家大关,而去年全年摘牌公司数量为1517家。


从曾经的“狂热”,到如今的“遇冷”形成的强烈对比,让人感慨万千。


“进新三板没啥用!”近年来,不少涂料企业老板都如此感慨道。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越来越多涂料企业选择撤离新三板?


据涂赢天下观察,虽大多数企业在公告中都会婉转写到“退市皆因战略调整”或并未作原因说明。但实际上,业内人士表示,无融资、无交易才是大部分涂料企业选择摘牌的根本原因。而资本又恰恰是企业发展扩张的有效保障。


那么,事实又是否果真如此?先来看一组关于摘牌涂料企业的业绩数据:


天邦涂料2018年度报告显示,营业总收入3221.40万元,比去年同期下降0.53%,亏损近41.95万元。除2016年实现营收及利润增长外,2017年、2018年营收下滑,净利润均为负数。


吉人高新2014年-2018年营收分别为3.07亿元、2.86亿元、3.18亿元、3.25亿元、3.32亿元;净利润分别为3525.73万元、3358.92万元、3106.13万元、5949.06万元、3703.47万元。上市之后业绩并无太大起伏。


业内人士分析,传统涂料的利润率越来越低,企业盈利持续不佳,大多企业现在处于发展方向不明朗而转型又难的阶段,所以导致找不到好的投资,只能转身逃离。


当然,也不乏一些新三板发展的较好的企业,这类企业选择摘牌,往往是新三板已经不能再满足它们的雄心壮志,所以,它们通常会将目光投向发展潜力更大的A股市场,比如上文提到的吉人高新。


此外,也有企业直言摘牌就是为了节约成本。企业成本压力有多大?过去的一年,被涂料行业称为寒冷的一年。从披露的年报数据来看,2018年大多数涂料上市公司业绩呈现出“跌跌不休”的局面。


从目前新三板挂牌的涂料、原料制造企业发布的中报来看,已发布中报的企业共有29家,其中有6家营业收入出现下滑,10家净利润下滑。


image002.jpg


而受市场寒冬影响最为严重的,正是中小企业这些“弱势群体”,它们一方面要面临着残酷的市场竞争,另一方面还要承受着运营成本的巨大压力。而这个成本压力的一部分就来自于新三板挂牌后仍需每年支付的费用。


“现在企业都想摘牌,壳也没人买,一文不值。”方大证券分析师指出,企业挂牌后支付的费用包括按年支付和按次支付的费用。其中,按年支付的费用包括律师事务所持续督导费、会计师事务所审计费以及股转系统挂牌年费,而光是持续督导费每年就要20-25万元。


在融资难且市场寒冬之下利润不断被摊薄的情况下,还要承担新三板每年的相关费用,这对这些规模不大的中小企业而言,够呛。


归根结底,不论“逃”抑或“不逃”,各个企业发展情况以及战略思想不同,选择也就有别。但从近两年挂牌减缓、摘牌加速的情况来看,或许在企业内心,新三板早已不再是最好的归宿。


分页导航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阅读

赞 (0) 收藏

评论

  • 昵称 (必填)
  •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