涂赢天下-涂料资源整合平台,欢迎您!

大连振邦:一代“氟涂王”要谢幕?反思中国涂料企业的永续发展

2018年10月08日,中国长城资产管理近期拟对大连振邦氟涂料股份有限公司等3户债权资产进行打包转让。

前言:2018年10月08日,中国长城资产管理近期拟对大连振邦氟涂料股份有限公司等3户债权资产进行打包转让,3户债权本金合计7966.19万元,债权本息合计19948.19万元。中国长城资产管理拥有大连振邦债权总额为人民币5263.25万元,其中贷款本金为人民币2988.12万元,表外利息为人民币1957.20万元,孳生利息为人民币317.93万元,贷款方式为保证和抵押,保证人为大连振邦集团有限公司,抵押物为房产和土地、机器设备。

1.jpg

大连振邦,曾经贡献巨大的氟涂料之王!

约80多年前,美国杜邦最先研究的氟涂料(也叫氟碳漆)由于其性能优异而被称为“涂料王”。20多年前,这顶“涂料王”的桂冠就一直戴在美国、日本少数几家国际知名的化工企业头上,有着广阔的涂料消费和应用需求的我国却与这顶桂冠无缘。

中国氟矿资源的蕴藏量大约占到了世界总蕴藏量的80%左右,1996年,当时国企性质的大连氟材料有限公司在氟涂料这项技术上已经搞了6年,亦被列入国家火炬计划项目。但由于资金卡住了脖子,没办法继续深挖下去,是卖给虎视眈眈的日本旭硝子公司,失去一次赶超世界水平的机会?还是克服重重困难,把成果留在中国企业的手上?

周建良的出现,让后者成为可能。

退伍出身的周建良创办了大连明辰集团,是涂料行业“门外汉”,当大连市相关部门找到他,希望他接手时,周建良犹豫过。他通过调研,感受到了氟涂料技术不平凡的前景,同时基于一颗火烫的中国心,还是赌了这一次。而且,这一次,周建良赌出了一个中国最大的氟涂料企业。

1998年12月1日,明辰集团正式签订了整体兼并大连氟涂料有限公司的协议书。大连振邦氟涂料股份有限公司正式成立,周建良出任董事长。

1999年,我国条溶剂型氟树脂生产线在振邦诞生,结束了我国氟树脂涂料长期依赖进口的历史,使我国成为美国、日本之后第三个拥有氟树脂核心技术的国家。

2003年公司独家研发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第四代氟涂料产品生态型水性氟碳漆,彻底解决了氟涂料的环保问题。

2004年我国条万吨水性氟树脂和万吨溶剂型氟树脂生产线在在振邦竣工投产,标志我国氟树脂生产规模和技术达到世界领先水平。

2005年中标奥运鸟巢等一批具有世界影响力的涂装工程,成为世界标志性工程首选漆。

振邦创造性的将各种氟碳漆应用于各行业领域,在我国形成了工业、工程、家装三大氟碳漆涂料市场,打破进口产品高价的特征,实现了氟碳漆价格平民化,成为当之无愧中国氟碳漆第一品牌。凭借出色的品牌营销,振邦在全国范围内建立了9大区域营销管理总部,发展了近300家经销商,形成了覆盖全国30个省市自治区,200多个大中城市的销售网络,市场份额也占到了国内第一。

如今,除奥运鸟巢外,水立方、极地考察船雪龙号、海军水上飞机、大连快轨、三峡、西气东输、长江大桥、黄河二桥、港口机械、大连海上30万吨油码头等工业重防腐行业领域都还可以看到振邦氟碳漆的身影。 

可以说,振邦终结了美国杜邦、日本立邦等国际巨头50年主角的氟涂料霸主地位,对中国涂料行业的贡献是巨大的。

3.jpg

如今的振邦,麻烦缠身,辉煌难续!

2019年3月27日,大连市人社局受理劳动者投诉,大连振邦氟涂料股份有限公司存在违反劳动保障法律法规的行为。经调查核实,该单位存在欠缴1名劳动者2014年2月至2018年7月期间社会保险费73863.63元的违法行为。人社局请求法院对大连振邦进行强制执行获准。

2018年3月13日法院判决结果显示,大连振邦需返还原告毛嘉章社会保险费25,000元,赔偿原告毛嘉章2017年8月至2017年10月间的退休金损失10,705.80元。

2018年1月19日,国家开发银行与大连振邦执行案(细节未透露)。

2017年7月21日,法院在执行华夏银行与大连振邦等借款担保合同纠纷一案中,查封了被执行人大连振邦氟涂料股份有限公司名下17台车辆的车籍,但没有扣押到这些车辆,无法进行评估、拍卖。轮候查封了被执行人的土地、房屋、股权、办学资质,由于被执行人的土地、房屋重复抵押给几个银行,各个银行就执行款的分配达不成一致意见,致使评估、拍卖无法进行。被执行人的股权情况复杂,处置费用较高,也不宜处置。

2017年7月21日,法院在执行中国建设银行与大连振邦、北京华德世纪科技等借款合同纠纷一案中,轮候查封了被执行人的土地、房屋、商标、股权、办学资质,由于被执行人的土地、房屋重复抵押给几个银行,各个银行就执行款的分配达不成一致意见,致使评估、拍卖无法进行。

2017年7月21日,法院在执行中国银行与大连振邦、周建良、方丽、张国忠、武礼琼借款合同纠纷一案中,由于被执行人的土地、房屋重复抵押给几个银行,各个银行就执行款的分配达不成一致意见,致使评估、拍卖无法进行。

2006年4月30日,招行东港支行与振邦集团公司签订了一份借款合同,向振邦集团发放1496.5万元的借款(借新还旧)。2006年6月8日,振邦股份公司出具《不可撤销担保书》,为上述借款提供连带责任保证担保。因振邦集团公司未按期偿还借款本息、振邦股份公司没有履行担保义务,招行东港支行遂向法院起诉,要求振邦集团公司履行还款义务,振邦股份公司承担担保责任。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均认为振邦股份公司提供担保的股东会决议无效,判决担保无效。招行东港支行不服辽宁高院二审判决,向最高法院申请再审,最高法院对该案进行提审后,对二审判决予以改判,判决担保有效。(此案为法律界一经典案例,关注细节的读者可查相关资料,此不赘述)

从2006年开始,大连振邦就已显露了资金短缺的端倪,12年过去了,大连振邦一直游走在拆东墙补西墙的危险边缘,再加上绝对不能破的劳动保障法规底线一再触碰,大连振邦早已不是当年意气风发、与巨头比肩的中国骄傲了。

总结教训,反思中国涂料企业的永续发展!

在中国的涂料产业存在这样一个生存魔咒,那就是85%以上的民营企业都做不大,这个问题困扰了从业者几十年。如今,伴随着市场集中化加速,环保技术、人工智能、大数据等高科技的飞速发展,中国的涂料企业能否弯道超车,逆势崛起,获得永续发展话语权?

记者注意到,在初步成功后,大连振邦进军了教育、酒业、科技等产业,旗下核心投资企业有:大连振邦氟涂料股份有限公司、湖南振邦氟涂料股份有限公司、惠州振邦经济技术学院(教育产业)、大连振邦环保科技有限公司(酒业)、湖南振邦科技有限公司(科技产业)等,同时股东数量多,交叉持股现象频繁,这些特点都显示了大连振邦对规模快速扩张的强烈渴望。但别忽略了,规模大并不一定代表卓越,卓越并不一定意味着规模巨大。

追求不能持续的增长,将规模大和企业卓越混为一谈是民营企业的通病。企业成功之后,扩张的期望也就更强烈了,企业在这种过高的期望之下出现一种恶性循环。这种恶性循环会扼杀员工的积极性、企业文化和既有体系的健全性,直至将企业推向危险的临界点。这样的企业难以持续地聚焦主营业务的卓越成长,难以成功贯彻自己的商业战术,企业这驾马车也会在磕磕绊绊中麻烦不断。

据美国市场研究机构MarketsMarkets最新研究报告显示,全球含氟聚合物涂料市场价值2019年将有望达到15.343亿美元,2014-2019年的复合年增长率约6.36%。氟涂料由PTFE、PVDF、PEP、ETFE等含氟聚合物树脂制备而成,其中PTFE涂料是最大的氟涂料品种,约占市场总量的68.82%。而中国氟涂料企业,仍然局限于起步发展阶段,距离全球性领袖企业,还有很远的路要走。

强烈追求快速扩张的企业,都有快速扩张的资本力量支持,那就要向金融机构借钱,借钱的前提是,有足够的利润和累积效益来支撑,而对制造业来说,这在短期内通常是难以实现的,何况现在民营企业的融资成本非常高。

所有人都知道盲目扩张的弊端。但是在扩张的时候,没有人会认为自己是盲目的。有人说的“失败了就是盲目,成功了就是远见”,可以理解为这是一种赌徒心理。失败是由于过高估计自己的能力和资源以及外部环境和竞争,对扩张的目的和步骤没有想清楚,甚至根本没有仔细评估内外环境突变因素。

孙子兵法里面说:夫未战而庙算胜者,得算多也;未战而庙算不胜者,得算少也。多算胜少算, 而况于无算乎!吾以此观之,胜负见矣。扩张不是不可以,但是必须经过认真的规划,否则就是盲目。即便成功了,也很可能是偶然,而这种偶然会导致信心膨胀,然后继续扩张,最终以更大的失败收场。

正如曾经的中国骄傲--振邦氟涂料!而在中国,又有多少民营涂料企业在上演这一出戏呢?这就是本文编撰的目的(终)


分页导航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阅读

赞 (0) 收藏

评论

  • 昵称 (必填)
  •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